我的妻子,有怪癖

作者:汪二峤01扬州城,温府内。温老夫人坐在红木美人榻上,端着茶盏,微微呷了一口茶。她的眼神,凌厉地扫过儿媳秀瑃,最后落在儿子温载文的脸上,说:“也给你娶了一妻二妾,除了秀瑃生了个蓉丫头,其他两个进门…

作者:汪二峤
01
扬州城,温府内。
温老夫人坐在红木美人榻上,端着茶盏,微微呷了一口茶。
她的眼神,凌厉地扫过儿媳秀瑃,最后落在儿子温载文的脸上,说:“也给你娶了一妻二妾,除了秀瑃生了个蓉丫头,其他两个进门这么久,怎么就生不出一男半女?”
全屋子都静下来了。
接着,温老夫人又幽幽吐出一句:“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货色!”
秀姨娘和梅姨娘站在一旁,连大气都不敢出。
秀姨娘原是温老夫人的贴身丫鬟。在夫人秀瑃生下蓉小姐的三年后,便由温老夫人做主,做了温载文的二姨娘。
三姨娘梅姨娘出身不好,她本是青楼女子,被温载文看中,替她赎的身。可在温府的日子,因为没有生下一儿半女,日子也并不好过。
温老夫人将手中的茶盏,递给身旁的一个丫鬟,说:“就这么总耗着也不是个事,我看这么办,这次就由载文自己出面,去买个穷苦人家清清白白的女孩儿来做妾。”
秀瑃猛地抬起头来,不解地望着婆母。
往日府上买个小丫鬟啥的,都是由秀瑃亲自跟牙婆交涉。
温老夫人似乎看出秀瑃的疑惑,便说:“既然是他纳妾,就让他挑个称心如意的,这样……不也诞下子嗣快些吗?”
婆母的话已经说得这么明朗。秀瑃便也不好再说什么。
02
温载文纳妾得到母亲的首肯,心里很是欢喜。
回到书房,便命小厮赶紧去找陈牙婆子。陈牙婆子在扬州城内小有名气,她的资源也比较丰富。
约莫一时辰的功夫,小厮便领着陈牙婆子来到书房,还带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。
温载文笑吟吟地绕着小姑娘转了一圈,瞧了个仔细。
他对陈牙婆子说:“漂亮是漂亮,就是不知道机灵不?”
“这您放心,我们姑娘机灵着呢!”陈牙婆子笑道,“也懂规矩。”
温载文笑。
碰巧一阵风吹过,将窗外的垂柳吹得摇曳起来。
温载文问:“也不知道姑娘能唱个曲儿不?最好是关于翠柳的。”
姑娘顿时脸红,支支吾吾地不知如何接话才好。
陈牙婆子干久了这行,世故练达,知道大户人家买妾,不同于买粗使丫鬟,是有些讲究的。可这小姑娘,虽然不算笨,可对吹拉弹唱还真不行。
陈牙婆子连忙陪着笑说:“老爷,实在是对不住,不知道您对这些方面造诣还这么高深,我这就把这姑娘带回去换,保给您挑个您十分满意的。”
随后的四天,陈牙婆子送来6个小姑娘,年纪在十四五岁到十八九岁之间。
可温载文见了,不是挑剔人家小姑娘长得不够俊俏,就是嫌弃人家小姑娘反应迟钝,要不就是小姑娘不懂风情,不会琴棋书画。
除了陈牙婆子,温载文也遣小厮去找过别的牙婆子,可情况都差不多,挑来挑去,依然没找到他满意的。
03
有一日,春光明媚。
温载文正准备出门去跟朋友踏青。
刚走到大门口,就被一老妇人拦住。
老妇人的身边,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,身穿粉色襦裙,头挽如意双髻,低垂着眼,望着自己脚尖,很是清秀娇媚。
老妇人满脸堆笑,对温载文说:“我姓墨,别人都叫我墨婆婆,听说您想买个小妾,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,今儿我特意给您送来一个。”
原来又是一个牙婆子。
墨婆婆笑着将小姑娘推到温载文跟前,说:“她叫小楸,不但人长得俊俏,各种才艺也好得很,琴棋书画、吹拉弹唱都不在话下。”
墨婆婆用胳膊肘碰了碰小楸,说:“把头抬起来给温老爷好好瞧瞧。”
小楸缓缓抬起头,满脸羞红,怯怯地望着温载文。
温载文心中一动。
他让小厮将墨婆婆和小楸带到书房,又细细对小楸考察一番,发现她果然才艺了得。
尤其是舞蹈和琵琶。
小楸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娇羞,让温载文惊心动魄。
最终,他与墨婆婆敲定,用100两银子将小楸买下。
04
新婚那晚,月色如水。
温载文喜滋滋地走进新房,邀请小楸上床就寝。
小楸坐在梳妆台前,没有起身,只是一缕缕地梳着自己的秀发。镜中的她,脸色惨白,肩膀在轻微颤抖。
温载文上前搂住她,柔声安慰:“不要怕。”
小楸的身体,颤抖得更加厉害了。
温载文扶起小楸,牵着她走向床边。
在昏暗的烛光下,他一件件地褪去小楸的衣裳。他摩挲着小楸的肌肤,如绸缎般细滑。
他暗暗感叹:真是个尤物呀!
温载文的手,不由自主地朝小楸私/处伸去……
突然,他的脸色惨白,手触电般地缩回,惊骇地问道: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谁?怎么是个……男的?”
小楸立马翻身跪在床上,哭着求饶:“请老爷饶命,我不是成心要骗老爷的,是墨婆婆一定要我……男扮女装。”
“什么?”温载文一脚踢翻小楸,骂道:“不知廉耻的东西,真是让人恶心!”
温载文迅速从床上逃离,坐到远远的紫檀圆桌前。
圆桌上,一对红烛正在热切地燃烧着。
红烛还未燃烧到一半,温载文的纳妾梦就这么荒诞惊醒。
温载文越想越觉得气愤。
本来买一个上等的小妾,行情也只不过50两银子。
他是真的看中小楸,结果被墨婆婆敲竹竿,以100两银子成交。
这也罢了,谁知纳的竟然是个男子。
这要是让温老夫人知道,还不得气死,她老人家正眼巴巴地想着靠这房姨娘为温府开枝散叶。
盈瑃、秀姨娘和梅姨娘知道了也不好,她们几个还不得幸灾乐祸的笑掉大牙。
而且这要是被外人知晓,外人还指不定怎么想,说不定会以为他温载文嗜好奇特,喜欢男子。
温载文越想越气,恨不得将墨婆婆直接抓起来送进大牢里。
第二日,天刚蒙蒙亮。
温载文就遣人去找墨婆婆。谁知墨婆婆早已逃得无影无踪。
问小楸,他也不知道墨婆婆的下落。
他只知道,自己从小被卖给墨婆婆,这些年来,墨婆婆见他长得俊秀,就逼迫他男扮女装,做舞姬帮她挣钱。
05
温载文一筹莫展,不知道该如何处置小楸这个烫手山芋。
担心别人看出异样,还得和小楸做做夫妻的样子。
温老夫人不明就里,见温载文对小楸不冷不热,还三番五次地劝自己儿子:“楸姨娘是你自己千挑万选的,进门没几天,你就对她如此冷淡,这个样子,温家如何指望你繁衍子嗣?”
每次母亲这么说,温载文都烦恼得很。
半年后,与温载文当年一起考取功名的同学段灏来扬州玩。两人关系一直不错。
温载文与段灏见面后,悄悄将自己的烦恼心事跟他说了。
段灏一听,十分好奇,当即让温载文带着他去见小楸。
见到小楸,段灏十分喜欢。
他对温载文说:“小楸实在是个尤物,不知道温兄是否可以将小楸转让给我。”
温载文求之不得,当场便一口答应。
段灏马上付给温载文100两银子。
几天后,他满心欢喜地带走小楸。
望着他俩离去的背影,温载文压在心口的石头终于落地。
他心想:人世间的感情真是奇妙!你觉得不堪的,没准人家视如珍宝。
改编《聊斋志异》

小连载《灵魂入梦》已更完,在后台回复“灵魂”即可获取全部内容喔!
汪二峤:喜欢阅读和写作。她热衷于写充满人间烟火的都市文,天马行空的新编山海经、新编聊斋。
个人公众号:汪二峤(ID:wangerqiao66)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