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友征文欣赏 / 生命有趣的情感纽带: 我与上饶师范那些年的那些事

生命有趣的情感纽带:我与上饶师范那些年的那些事2007级小学教育9班学生 方水兵2000年的时候,刚刚中学毕业的我,满眼都是对外面世界的向往,跟着堂哥去到义乌找工作。一周以后,堂哥帮我找了份工作,把我…

生命有趣的情感纽带:
我与上饶师范那些年的那些事
2007级小学教育9班学生 方水兵2000年的时候,刚刚中学毕业的我,满眼都是对外面世界的向往,跟着堂哥去到义乌找工作。一周以后,堂哥帮我找了份工作,把我送到公司后,他就匆匆离开了。从此,我开始了一个人的“漂泊”生涯,在未来的几年里,我先后在绍兴、厦门、福州、泉州、北京、杭州、成都……等城市漂泊。
在这几年里,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——知识的重要性!我也一直坚持看书和写作。2006年,在一次和妈妈的沟通下,我回到了家乡,开始复读参考高考。2007年,我误打误撞就读了上饶师范。此时,我已经23岁,和一群90后成为同学,甚至我的班主任潘老师比我还小1岁……也许是这个原因,同学们亲切地叫我“方叔”。
离开学校6年多,再次回到教室上课,既有新鲜感,又有一点害怕。像英语、数学、物理这类的课程,我几乎听不懂,也学不进去。我唯一喜欢的语文,让我找到了归属感。2007年秋天的某个晚自习,一名叫“郑林秋子”的学姐,来到班上宣传文学社招新,我对此很好奇,跃跃欲试。
郑林秋子学姐问我怎么形容今晚的月亮,我不假思索地回答道:“月圆人不圆,相思两无边。”学姐带着一丝让人读不懂的笑意走了。后来,经过笔试、面试的层层选拔,我成为了《青春潮》编辑部的一名骨干,开启了与文学社的缘分。与《青春潮》的结缘,改变了我在师范的生涯,也改变了我未来生活的轨迹。
在《青春潮》我认识了博学多才的陈晨社长、先锋诗人章莉、温柔大方的吴苹苹,还有许多聪明可爱的社团骨干。她们带着我走进文学,畅谈文学,帮助我成长。2008年,我成功竞选上“编辑部”部长,开始编辑属于自己的一本期刊。期间,我和周文艳社长达成共识,一本期刊还不够,“青春潮儿”还需要有更多展示和发声的平台。
我们决定创办一份报刊,在没有经费预算的情况下,我们找到当时的外联部负责人高婷、叶俊,在他们的带领下,大家一起找赞助。经过一番准备,《伊地梨花》报,终于付梓出版2期。后来听学弟学妹们说,到2019年,《伊地梨花》发行近100期了。我还记得跟周文艳社长的约定,100期的时候,我们要回去看看……
在《青春潮》的那段时光里,由诗人章莉的引荐,我认识了“三清女子文学研究会”的会长毛老师,在她的指点和帮助下,我的创作得到了突飞猛进,尤其是中国风歌体诗的创作,无论是数量和质量,都有了质的改变。在毛会长的帮助下,集结出版了中国风歌体诗集《青衣韵脚词》一书。
2010年毕业后,我和文、安安在北京相聚。当时组建了一支乐队叫致乐坊,我们各自找了一份工作,利用其他时间一起创作音乐。只要有时间,就会拿着demo跑各大音乐公司。印象特别深的是有一次,在某音乐公司投稿,上午就去了,一直在等。当天有很多新人面试艺人,而我一直等到下午,才有机会和总监接洽。到了办公室,他问我带了demo没有,我递过U盘,他拷贝完,把U盘递给我,让我回去等消息。在焦急的等待一个月后,我们都相信不会有消息了。从始至终,我们都没收到过他的来电。
这并不会浇息我们的热情。即使两年后,我们迫于生活以及其他的原因,致乐坊解散了!我们回到各自的城市,开启了新的生活和篇章。我们用另一种方式,在坚持、在继续、在创作我们的音乐、我们的梦想。或许从一开始,我就没把音乐创作当成职业,只是我心中的一份热爱,无关财富。我们乐队的词人文,现在就职于北京某出版公司;Jan新在惠州创办了自己的音乐工作室,做起了幕后制作。2019年,我和jan新合作的古风作品,系某国产动漫的主题曲,很快将于全国公开发行。
致乐坊解散后,也许是出于对写作的热爱,我应聘进入了一家新成立的杂志社,后来转入了企业,主要负责企业的内刊编辑。正是因为师范生涯的这段经历的洗礼和沉淀,我将自己的爱好,发展成为职业、事业。后来的几年当中,我陆续创作了近1000首中国风歌体诗,其中一些作品,公开发售。
代表作品:《青丝结》,2009年发表在“绝对唱响”选秀歌手任烨的首张EP当中;《江南调》,2011年发表在古风音乐人Winky诗的首张专辑当中;《倾城说》,2014年发表在唱作音乐人孟扬的EP当中;《岁月里的情诗》,2018年发表在唱作才女龙梅子专辑中,并作为专辑的同名主打歌;还曾与音乐人金平为《青春潮》文学社,创作社歌《青春潮》……其中我的作品《青丝结》,原名叫《青丝解》,最早发表于网络文学网站。突然有一天,后台有人留言谩骂,说我抄袭江苏卫视2009年举办的“绝对唱响”选秀歌手任烨的作品。到此,我才知道,原来有人抄袭我的作品,还诬告说我抄袭她的作品。在三清女子文学研究会会长毛老师以及各界朋友的帮助下,我成功维权,并与任烨达成和解。
2016年,我创办了南城古风文化有限公司(下称南城古风),主办的古风文化语言读本《南城》,以“有所思,有所闻”为办刊宗旨,主要涵盖了以下主题内容:古风诗词、散文、小说、音乐、服饰、插画、民俗文化等。以“解读、传承和发扬中国传统文化”为企业使命,致力于传播和发扬中国传统文化。
南城古风,是一种愿景,一群人、一座城、一个梦、一种思想、一点执念而成——南方的城,古老的风;南城古风,是一种使命,虽然我们年轻,而且偏执,不市侩,也不完美,对于传统文化,我们系统地去解读那段迷人的岁月,我们虔诚地去传承那缕诗意悠扬的灵魂,我们积极地去发扬这从古至今源源不断的文化力量。不为证明,只为初心。让灵魂有趣,做一个幸福而美好的“南城人”。
毕业的这些年,我一直不曾断过与师范、与青春潮儿的联系。每年无论多忙,我至少都要回母校转一圈。很多时候,都会有这样的感觉,母校已经和我无关,曾经一起奋斗、一起读书的人和事,早已经在岁月里销声匿迹。取而代之的是一批又一批青春而可爱的模样。可是我不在乎,我就是要来看看,置身在人群里,走过那一条条熟悉的路,看他们打篮球,看她们穿梭的背影,我的母校一直在我心中,已然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……
我怎么可能断了对母校的思念,对母校的爱。后来听说师范学校的旧址要拆,在茅家岭那边筹建了新址。莫名的悲伤逆流成河,我们的青春、我们的回忆、我们的爱,在那片老校址上落寞喑哑,渐渐无言。新校址建成后,我去过,母校也升格为上饶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,大厦建成,富丽堂皇,莘莘学子,纯纯梦想……
2019年的端午节,我再次回到母校。学妹早已在那等着我们,并交给我一封书信,几本《青春潮》的期刊,还有我创办的《伊地梨花》。走在师范的新校区里,依然还有当初的感受,无论我身在哪里,母校在哪里,都无妨!母校、《青春潮》和《伊地梨花》与我,有着永远也割舍不掉的情感纽带。
2019年7月21日,在上饶和班主任相聚。席间,我们聊着往事,回忆着往昔,仿佛昨天的昨天,就在眼前一样,我们还是青春、可爱的模样……听潘老师说今年11月份,母校要举办80周年庆典。心中不由热血澎湃,届时我们这些漂泊在外的“游子”,又将一一回到母校的怀抱,在一起,共话青春与梦。
母校80周年庆那一天,我一定会到场!我为自己骄傲,也为母校自豪!潘老师说学妹骆珍毕业后,在校任职期间,由于贡献突出,她的事迹和教学理念,接受中央电台的专访,在中央电台播出;学弟涂海库经过努力,年纪轻轻,已经是某小学的校长……从师范毕业的我们,各自走向不同的岗位,虽然不是每个人都会伟大,更多人在默默无闻、默默奉献,如果有机会和你们遇见,我一定会为你们鼓掌、致敬,你们是最棒的!
———-
作者介绍:方水兵,2007级小学教育9班学生,弋阳县南城古风文化有限公司创始人,联系电话:18757682019
文字:纪念办提供
编辑:杨露
审核:张国根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